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科室简介
研究队伍
人才培养
科研工作
实验室建设
学术交流
网络教学
科室建设
人文氛围
 
  电子邮件 资料下载
 
新闻详细页面 当前位置:内容页面  
 
宇航员太空健身揭秘
 

     北京时间1月21日消息,据美国媒体报道,对于工作在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来说,健身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减掉多余脂肪,而是为了在失重状态下保持骨骼强壮,同时让肌肉告别松弛。通过下面这组图片,我们将为您展示宇航员在太空中如何进行健身。

2007年进入空间站的苏尼·威廉斯使用的旧健身器

    宇航员迈克尔·芬克和桑迪·马格努斯最近花了大量时间,用于组装先进抗阻力训练器(简称ARED)上。最终组装完毕之后,新ARED的个头将超过其它任何曾在太空使用的健身器,功能也更完善并且更加豪华。ARED于2008年12月搭乘“奋进”号航天飞机进入空间站,替换宇航员的旧健身器——图片中的宇航员是2007年进入空间站的苏尼·威廉斯,她当时用的就是旧机器。

安装在空间站上的新健身器ARED,这是在地面上测试的情景

     据悉,空间站的新健身器利用真空压力帮助宇航员健身,读者不妨将它想象成一个超大型的高科技自行车打气筒。在这台多功能新健身器帮助下,宇航员可以锻炼身体上部和下部。新健身器装有缆索、滑轮和飞轮装置,可模拟自由负重器械。宇航员每天利用健身器锻炼两个半小时,同时还可以通过数字显示器定制健身活动计划。

美国宇航员使用的第一部健身器:橡皮绳装置

     美国宇航员使用的第一部健身器只是一个简单的橡皮绳装置,于1965年搭乘“双子座4”号飞船进入太空。拉动这根橡皮绳需要70磅(约合32公斤)力量。在执行几次太空任务中,“阿波罗”号宇航员曾使用名为“Exer-Genie”的健身器,但根据相关报道,宇航员对这款健身器的评价却是毁誉参半。在结束“阿波罗11”号飞行之后,麦克·柯林斯抱怨说:“如果在Exer-Genie上好好锻炼一下,机身就会变得很热,让人碰都不敢碰。”对于Exer-Genie,皮特·康拉德也是一脸无奈,他向美国宇航局负责人汇报说:“在‘阿波罗12’号飞行结束后,我也试着学习如何正确使用Exer-Genie。尝试的结果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它。”

天空实验室号内的踏车

    上世纪70年代,“天空实验室”号空间站迎来一部踏车。康拉德在飞行结束后报告说,虽然这部踏车不能锻炼每一块肌肉,“但如果能每天锻炼两次,你便可以收到非常好的效果,感觉很棒”。上面这幅摄于1973年的照片中,康拉德正用毛巾擦汗,此时的他刚刚健身结束,准备执行‘天空实验室2’号任务。他在“天空实验室2”号上的同伴乔恩·柯文表示:“即使晚上锻炼15分钟,比如在‘天空实验室’环形储物舱跑跑步或者玩玩球,都会让你感觉倍加轻松。”

航天飞机内的划船机

      航天飞机中层甲板舱的面积比国际空间站甚至“天空实验室”更为狭窄,但即便如此,这里仍有足够空间容下一台牵引健身器,比如图片中里奇·克利福德使用的划船机,此时的他正执行STS-59任务。克利福德在2000年接受采访时回忆:“锻炼时,我们会使用一条大型橡胶带——被称之为‘戴娜带’(Dyna-Band),用力将它拉过中层甲板舱的气闸盖。”

“和平”号空间站内的跑步机

     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上曾经有一台跑步机,俄美两国宇航员利用它锻炼身体。这张图片是1996年在“和平”号上拍摄的,正在跑步机上锻炼的宇航员是莎侬·露西德,旁边的人是约翰·巴拉哈,此时的他替下露西德,研究每日工作计划表。

国际空间站上的健身踏车

      国际空间站上的这台踏车可要比航天飞机宇航员使用的健身器先进得多。它装有一个隔震系统,在设计上能够减少对敏感实验产生的干扰。这张图片是2006年在空间站“命运”号科学实验室拍摄的,图片中正在锻炼的宇航员是迈克尔·洛佩斯-阿里格利亚,此时的他正执行第14远征队任务。

为国际空间站制造的第二代跑步机

     我们在图片中看到的是为国际空间站制造的第二代跑步机,名为“T2”,此时的它正在一架制造短时间失重状态的DC-9飞机上接受测试。在空间站宇航员数量从3人增至6人之后,航天飞机将把它送往空间站。

失重运动模拟器

     随着美国宇航局计划重返月球,太空健身专家也开始考虑如何让宇航员在重力只有地球六分之一的月表锻炼身体。图中展示的是宇航局位于俄亥俄州的格伦研究中心正在研制的独立式失重运动模拟器,供未来登陆月球的宇航员健身之用。

 

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首页 | 网站管理 
第四军医大学航空航天生理学教研室 版权所有 @2010
Coyright 2010 Department of Aerospace Physiology online.ALl Right Reserved